请留下您宝贵的信息
  • 400-0379-586

企业动态

隐形冠军丨机器的“关节”,中国造! 一一HONB洛阳轴承荣登央视新闻

隐形冠军丨机器的“关节”,中国造! 一一HONB洛阳轴承荣登央视新闻

  • 2023/8/11 9:46:02

人的运动靠关节,机器的运动靠什么呢?这就要说到国家重大技术装备的关键部件——轴承。在高铁上,轴承承受着巨大的载荷,在高温、腐蚀、磨损的工况下辅助列车安全、平稳、高速运行;在火箭和飞机的发动机中,轴承更要在极端条件下帮助涡轮泵转动,随着“钢铁心脏的跳动”,助推航天强国的发展。

简单来说,只要转动的机械,都要用到轴承。然而这么重要的核心部件却因为躲在“看不见”的地方工作,而往往不为人们所了解。在我国五大轴承生产基地之一——河南洛阳,有这样一家企业,他们专注于高端机床、工业自动化领域这“一米宽”,又在“1000米深”上下功夫,所生产的转台轴承和机器人减速器专用轴承分别占据国内80%和90%的市场份额。专精特新、瞪羚企业、智能工厂、单项冠军……众多荣誉傍身、业内口碑载道,在互联网上却少有留痕,堪称“隐形冠军”。

:01

08:49

让工业机器人的“关节”更精确、更耐用

吕瑞芳:这是一个六轴的工业机器人,就像人的手臂一样,人的手臂是3个关节,它这是6个“关节”……

当记者走进位于河南省洛阳市空港产业集聚区的鸿元轴承钻攻车间,三组机器人减速器专用轴承生产线就映入眼帘。每组生产线上,都有一台工业机器人“坐镇中央”,在程序的自动控制下,抓取待加工的轴承元件、精确放入周边环绕的三台数控机床,进行钻孔作业。企业技术研发部负责人吕瑞芳介绍,这些工业机器人灵活运转的秘密,就藏在它们的“关节”处。

吕瑞芳:谐波减速器是用在工业机器人的“关节”部位,没有它,机器人就无法动弹了;它可以以一个比较小的功率,去驱动大幅度的机器人动作,去抓取更重的东西;就像自行车一样,挂了高速挡,蹬一下就可以走好远。而这个减速,就相当于把高速运转的电机速度进行分解,来实现在微小的动作幅度下,对更高精度的动作进行控制。像医疗手术用的机器人,精度是非常高的,我们的轴承,就可以让谐波减速器发挥更精确、更耐用的效果。

△三台数控机床环绕,工业机器人“坐镇中央”

拿起加工好的谐波减速器专用轴承,在打磨精细、泛着金属光泽的外表下,轴承分为内外两圈,如果用手转动它,能够感觉到既顺滑又阻尼感十足。转瞬间,工业机器人已经在它的帮助下完成了取、夹、放一系列动作,节省一半人力的同时,也让整个车间每天加工500个轴承不在话下。吕瑞芳说,企业生产的机器人减速器专用轴承已占据国内九成市场,多项技术工艺水平国内领先;而替代进口的目标,却是在成千上万次试错的基础上达成的。

吕瑞芳:国外的能够运行3年都没有问题,而在前期,我们的是用不到1年,精度就已经没有人家高了。从2011年开始,经历成千上万次的试验和试错,包括工艺的优化、引进进口的检测设备,大概经历了七八年的时间,才真正完全和国外的轴承达到一致,能够完全替代国外的轴承。目前国内基本上所有做谐波减速器的厂家,都和我们有合作。

让数控机床“在头发丝上跳舞”

机床,是制造机器的机器,被称为“工业母机”;除了应用于工业机器人上的减速器专用轴承之外,在数控机床上所使用的转台轴承制造方面,企业也颇有建树、已占据国内八成市场份额。

△转台轴承的精度直接影响数控机床的加工精度

在企业30000平方米的数控加工车间内,高精度数控机床一刻不停地运转,经过车、铣、刨、磨、钻、热处理等工序后,一个个整齐划一、崭新锃亮的精密轴承“排队”走下传送带。吕瑞芳说,高铁、飞机,乃至航空航天领域的重大技术装备核心元件,都是在这些数控机床上诞生的,企业生产的转台轴承,可以让数控机床的旋转精度达到头发丝的1/30。

吕瑞芳:数控机床对精度的要求是非常高的,这上面有一个操作台,核心零部件的加工都是在操作台上完成的,操作台的两端装的是数控转台,转台里面装的就是转台轴承,它的精度直接影响了数控机床的精度。我们生产的转台轴承旋转精度能够达到头发丝的1/30,这就使得我们加工的零部件在钻孔的时候能达到非常高的精度。

△企业生产的转台轴承已占据国内八成市场

随着高端制造业不断发展,行业内对“工业母机”——机床的精度要求越来越高;而其中的核心元件——转台轴承在国内一直“无标可依”。为此,企业成立了河南省精密转台轴承工程技术研究中心;又在两年前,开始申请主导制定转台轴承行业标准,让“中国制造”再上层楼。

吕瑞芳:轴承的代号、基本结构、尺寸、技术要求和检测方法都亟需标准化。为啥要立这个行业标准?如果有这个标准的话,客户一看就可以直接选型,就知道涉及怎样的接口。设定产品的市场准入门槛,规范行业生产、提高转台轴承的制造水平、方便用户选型和验收,这就是制定这个行业标准的意义。

聚焦“一米宽”,力求“千米深”

除了对“拳头产品”的匠心打造,企业还在生产流程集约化、数字化上做文章,不仅让生产线从来料到装配“不走回头路”,还成为河南省唯一一家轴承行业智能工厂。相比2005年成立之初,常规产品的生产效率提高31.4%,产品不良率降低一半以上;相比生产车间的如火如荼,售后这块却“冷冷清清”,以前7个人才能应对的各类产品问题,现在1个人就能“摆平”。此外,覆盖整个厂房上方的太阳能板,每年的发电量达300万度,让企业的生产用电基本做到自给自足。

△覆盖厂房上方的太阳能板,年发电量达300万度

企业副总经理李瑞聪表示,轴承虽然是重大技术装备的关键部件,但在整个制造业中却只有窄窄的“一米宽”,面对国际轴承企业在高端轴承领域的主导地位,企业只有在“一米宽”的井口攻坚克难、深掘千米,才能在风云变幻中稳如泰山。

李瑞聪:我们做的其实是制造业很窄的一个领域,但是你要坚持往下打水,总是会有水出来的。这也就是“专精特新”几个字,专业化、精细化、特色化、新颖化。我们就很深入地做我们擅长的领域,比如高端机床行业、工业自动化行业,航空航天、医疗器械、军工科研等等。前些年外贸出口能占到我们营收的30%左右,受疫情、国际局势等因素影响,去年到今年的数据基本上是20%,所以我们要靠内需去拉动。

△如此巨大的轴承,你见过吗?

而据企业北方大区销售经理张静豪观察,国际形势变化之下,客户企业同样也面临供应端转向国内市场的诉求,这对双方来讲,都不失为一种新的机遇。

张静豪:我们一个客户之前像这种精密的转台轴承,大部分都是外采国外的产品,受疫情、国际局势等因素影响,货期从之前的6个月间歇性增长到12个月,然后时不时还会涨价。我们的价格是他们的1/2左右,性价比、售前售后服务优势是非常大的,而且我们的产品也完全可以替代国外进口,交流起来也没有阻碍,沟通都很顺畅。

下一个“千米”,锁定“人形机器人”

轴承制造伴随着汽车等工业而蓬勃发展,起步早,成为西方国家的先天优势。不同的机械装备上,轴承的规格、要求都有所不同,而制作工艺、加工工序,都是各国经过漫长的技术积累而掌握的核心技术,不能指望国外能与我们分享;从观察到理解、从模仿到超越,我国的轴承企业一步步走得坚实。河南省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赵西三表示,轴承是一个国家重大技术装备的关键部件,突破“卡脖子”难题,还需要一个个“专精特新”企业策马扬鞭。

赵西三:世界工业强国无一例外都是高端轴承研发制造强国,航空、高铁、特种装备等领域,用到的高端轴承要求都非常严格。而此前,高端轴承钢锻造、精密轴承技术等方面一直被国外垄断,他们从中国进口低端钢材进行加工,翻了十倍价格再卖给我们。这些年,我国培育了一批“专精特新”企业,在这个领域进行“卡脖子”攻关,洛阳制造的高端轴承正在服务于我国空间站建设、深海探测、高铁出行等各个领域,“上天入地”无处不在,实现轴承领域全方位的国产化替代,这就是“专精特新”企业的力量。

1111副本.jpg

△工业机器人的应用,帮助车间节省一半的人力

攻克了一个个难关后,下一个“千米”将向何处,成为企业正在思考的问题。他们发现,随着人工智能、服务型机器人市场逐步升温,人形机器人似乎是最容易让公众产生亲切感的下一代机器人产品。那人形机器人又需要什么样的“关节”呢?吕瑞芳说,相关研发,已经在路上。

吕瑞芳:因为我们现在的轴承主要是用在工业机器人多一些,未来我们发展方向就是在人形机器人方面;每个“关节”还是会用到减速器,对减速器轴承的要求就是要更灵敏、更灵活、轻量化。怎么能把它做得更小、更精致,怎么来保证它的一致性,这是我们将要面临的一个新的挑战。目前已经开始有小批量开发试制,预计2023年年底第一批人形机器人减速器轴承会开始投到市场上,未来还需要2到3年进行不断地优化改进,实现批量化生产。

转自:央视新闻


声明 洛阳鸿元 网站地图